沈子阶:冲出第二个“亚马逊”

原标题:冲出第二个“亚马逊”

沈子阶:冲出第二个“亚马逊”

沈子阶赴俄罗斯参加“国际军事比赛-2018”侦察尖兵比赛。

沈子阶:冲出第二个“亚马逊”

沈子阶参加“猎人集训”。

沈子阶:冲出第二个“亚马逊”

“猎人集训”结业典礼,沈子阶接受教官表彰。沈子阶提供

身担重任,老兵不走

这些年,每一个走进特战旅旅史馆的新兵,都会被沈子阶的故事震撼、感动。

每一个赴委内瑞拉参加“猎人集训”的特种兵,都会在校区主墙上看到“China. Zi jie Shen”的名字。

如今,当辉煌远去、年龄老去,勇士还能否再续传奇?

2012年,沈子阶完成集训回国,立功的同时也留下一身伤疤作为“勋章”――

他在“猎人学校”训练时,在没有跳伞经验的情况下,尝试高空跳伞大姿势离机动作,造成了脚踝永久性损伤;他的膝盖和颈椎,因为长期睡在潮湿环境下,患上了风湿;由于训练强度过大,他的腰椎严重变形;他的肩膀,因为训练负重太大,变得一高一低……

归建不久,全军组织大比武。沈子阶壮志雄心,与一同完成“猎人集训”的全军4名战友相约比武场再见。那次比武,其他两名战友在潜水等项目中取得名次,可沈子阶却因伤病原因,不得不遗憾退赛。

挥泪告别之时,沈子阶知道,这次退赛,意味着什么。

在那之后,他当上了特战连长、作训参谋。2014年初,沈子阶有了一对双胞胎儿子。他给他们起名:冠戎、冠旭。

相隔异地,妻子一个人撑起了家。只要有时间,哪怕需要坐几天几夜的火车,妻子也会拉扯着两个孩子来到军营看爸爸。

2017年,对于沈子阶来说,是最难熬的一年。

那年,他先带队赴某地执行任务,接着随部队在某高原地区野外驻训,几乎一年没怎么在家里待着。这一年,父母身体不好,妻子照顾两个孩子也累了一身病。

对家庭的愧疚,对自己无法征战“沙场”的无奈,让沈子阶痛苦不已。慢慢地,他萌生了退意。年底,他向组织递交了转业报告。

铺开纸,向从小向往的军营告别;拿起笔,为特种兵的梦想顿笔。

“猎人”的枪钝了、眼拙了、腿慢了――那一刻,沈子阶泪湿戎装,字斟句酌,这一笔是走,下一笔却拐弯向留。字字句句通向故乡,字里行间却难舍军营。

这份报告,震动了旅党委。旅领导为此专门开了个会,他们舍不得沈子阶转业,决定将他推荐至特种训练营营长岗位,让他去带新兵,用一身所学为特种部队培养更多的“沈子阶”!

“是!”叫走就走,让留就留,沈子阶一把撕了转业报告,激动地敬了一个军礼。

身担重任,老兵不走,沈子阶壮心不已。

老兵不老,愿作前浪推后浪

巴蜀军营,风展红旗如画。

今年6月,随着新兵王也力压群雄,取得单双杠一二练习双料冠军,特战旅“猎豹杯”军事体育运动会落下帷幕。

手持奖状、胸挂奖章登上领奖台,数十名参赛新兵的表现令人惊叹――他们以16个单项第一、15个单项第二和团体总分第一名的成绩冠绝全旅。

他们,是沈子阶带出来的第二批新兵!在此次运动会上,他们与全旅老兵同场竞技,几乎囊括了一半竞赛课目的名次。

回望赛场,新兵逯涛以53秒的成绩刷新该旅400米跑纪录,新兵张中洋以23秒84的绝对优势夺得负重组合练习课目第一名……

要知道,他们当中,95%的人在入伍前从未接触过专业体能训练。从初出茅庐的“菜鸟”,成长为如今能“掀翻”老兵的“后浪”,这张成绩单足以让沈子阶骄傲!

看着这些徒弟们在领奖台上意气风发的样子,沈子阶又想起了9个月前在桂林特种作战学院与这些新兵初识时的情景――

谈心时,新兵张中洋高举握紧的拳头,大声地说:“我就想当特种兵,想当最优秀的特种兵!”

训练场,新兵王也主动背上12公斤的沙背心做双杠训练。别人做3组,他做5组,常常吃饭拿筷子手都在发抖……

那时,看着一张张稚嫩的脸庞,沈子阶仿佛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一天晚上,他召集所有带兵骨干开会,告诉大家:“兵都是好兵,没有一个带不出来!”

新训工作事无巨细,吃饭穿衣走路等日常小事都要反复教学,既繁琐又枯燥。有的少数民族战士文化水平不高,甚至不会书写汉字,沈子阶带着骨干从零教起;有的战士在入伍之前运动不科学导致跟腱断裂,沈子阶悉心照顾,绝不放弃……

经过112天、900个小时训练时长的锤炼,176名新兵全部脱胎换骨,入伍训练结业考核及格率100%,优良率高达88.62%。

未列入新兵训练课目的轻装5公里越野,他们平均用时20分钟;武装5公里越野,他们平均用时24分钟。

集训后期,受疫情影响,新兵训练中断了一个月。返营归建后,旅领导向沈子阶提出:“这次‘猎豹杯’军体运动会,新兵可以不参加。”

沈子阶的回答虽然委婉却很坚定:“首长,都是特种兵,我们也想试试,重在参与嘛!”

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这一参与竟然就是锋芒毕露。不少人都感叹:“真的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运动会闭幕当天,某连连长何志才给沈子阶发了一条短信: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何志才是沈子阶当连长时带的兵。在他的培养下,何志才成长为西南地区攀登比武第一名,被保送提干入学。学成归来,何志才又在同批干部里第一个被提拔到了连长岗位。

采访中,沈子阶开心地把短信展示给记者看。他自豪地说:“看到他们的成绩,真的比我自己进步还要开心!”

看着沈子阶质朴的笑脸,记者想到了一句话:“老兵永远不死,只会逐渐凋零。”可沈子阶并没有逐渐凋零,这个34岁的特种兵,虽然已慢慢从舞台的中心淡去,但他依然奋战在强军兴军的主战场上!

“冲出亚马逊”有了新的意义

今年夏天,沈子阶带领新兵们来到海拔3400多米的高原驻训。两个月后,这些新兵将会在特战连队定编定岗,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特种兵。

连日雷雨,新兵们栉风沐雨宿营伪装,逐渐有了兵模样。

“你们的路,还很长。”这话,沈子阶也像是说给自己听的。训练间隙,他跟新战士们讲起了自己的偶像――该旅副旅长黎登贵的故事。

2000年和2003年,黎登贵两次代表中国军队走出国门,参加世界特种侦察部队的顶级赛事――“爱尔纳・突击”。在爱沙尼亚的原始森林里,他和队友们与来自15个国家的32支代表队同场竞技5天4夜,以参赛队第一的成绩在异国他乡升起了五星红旗。

2009年,黎登贵的脚后跟被诊断出骨刺。剧烈的疼痛让他无法奔跑,他就每天坚持走10公里。渐渐地,疼痛感减轻,骨刺被一步一步磨平。当医生再次看到训练场上生龙活虎的黎登贵时,不禁惊呼:“太不可思议了!”

2013年,黎登贵第3次登上国际赛场,带队夺得“金鹰-2013”比赛21个课目中的16个单项第一、5个单项第二的好成绩。与此同时,两项全军纪录也因他而诞生――中国特种兵出国参赛最多、参赛前后跨度最长。

“36岁的特种兵,你是不老的神话!”赛后,比赛赛会主席、哈萨克斯坦比然诺夫少将在得知中国队队长兼参赛队员黎登贵已是36岁“高龄”的特种兵后,向他表达敬意。

在一群稚嫩的新兵面前,沈子阶坦言,黎登贵是他最崇拜的人;黎登贵的壮举,也是他毕生的梦想。

《冲出亚马逊》是新兵们最喜欢看的电影。

这部电影,藏着很多青年官兵的梦想。在他们眼中,主角拥有一个男人最高尚的品质――爱国、勇敢、拼搏、团结……能够上天入地,能够飞檐走壁,那是神一样的特种兵!

可走出银幕,特种兵也是人,也会有喜怒哀愁,也会有冷暖辛酸,也会有潮起潮落……

在这支全军最早一批组建的特种部队中,许多人都是多次在比武竞赛中力拔头筹的沙场骁将。如今,他们和沈子阶一样,退出“高光”之下的国际赛场,回归到孕育新芽的教官岗位。

虽然和过去比起来,他们如今的工作默默无闻,但全身心投入后他们却更加刻骨铭心:强军兴军的伟大征程,既需要他们征战赛场扬我军威,也需要他们培养出更多打赢尖兵!

此刻,对于沈子阶而言,“冲出亚马逊”有了新的意义――在冲出“猎人学校”的亚马逊后,他接着冲出了人生的第二个“亚马逊”――实现了一名特种兵的转型。

(责编:陈羽、李枫)

文章标题: 沈子阶:冲出第二个“亚马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