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摆前一月 一指遥依然在卖储值卡

  跨境电商,一指遥(天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指遥”)的辉煌时代或许要成为过去式了。8月11日,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一指遥的公司总部和部分线下门店停止了运营。有分析指出,各种政策利好下,跨境电商风起云涌,以一般贸易为主的一指遥优势逐渐被削弱;同时,线下各种销售进口母婴、美妆的集合店越来越多,逐渐分割了一指遥的既有市场。

  一指遥的闭店其实早有征兆。北京商报记者在8月11日走访时发现,位于东方新天地的一指遥王府井店已于8月9日关闭。

  实际上,北京商报记者曾在7月底走访一指遥王府井店时发现,母婴类产品已经出现短缺。当时,该门店店员向记者表示,这是由于产品品类调整所致。8月3日左右,一指遥王府井店店员通过微信渠道向消费者发布消息表示,有存货的顾客需要在2天内全部领走,若是没货则可以办理退款。

  虽然一指遥曾尽力协调退款,但奇怪的是,该门店闭店前仍在推广预付卡办理,同时仍有遗留问题待解决。北京商报记者在现场调查时有消费者表示,自己购买了该门店的预付卡,半个月前通过线上下单一直都处于未发货状态,且线上没有退款选项,所以来线下门店询问原因,才发现该门店已经关闭,目前卡内仍有1万元左右的储值金额。

  北京商报记者从微博上看到,不少消费者与上述消费者有类似经历,不少消费者指出一指遥的客服电话打不通,订单无法处理,维权难度较大。

  一个月前,北京商报记者走访时曾发现,7月16日-31日期间,该门店推广储值500元送20元、1000元送60元甚至1万元送1200元的储值活动。对于储值卡无法退款的问题,记者通过一指遥App看到,该公司发布公告称,在9月30日前,该公司会根据消费者申请提交资料的顺序办理会员卡退款。

  对于王府井店的闭店原因,公司将其归于疫情导致供应链断裂,造成长期亏损。

  据了解,一指遥在北京拥有直营超市和便利店两种业态。首家超市门店位于五棵松卓展购物中心,一指遥五棵松店已于今年5月与商场同步闭店。

  此次一指遥王府井店关闭后,一指遥在北京再无超市业态。同时,北京商报记者从大众点评上看到,一指遥双榆树店是该品牌的便利店,目前也已经处于关闭状态。

  一指遥多家实体门店停摆的同时,一指遥App也表现异常。北京商报记者在一指遥App下单时发现,尽管页面还挂有商品,但点击下单时会自动显示“该商品已下架,请选购其他商品”。 一指遥在App首页挂出公告提醒:公司长期处于亏损状态,目前已经无力继续运营。2020年8月9日,公司研究决定,自即日起停止营业,进行债务清理。

  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一指遥副总经理庄财,他表示:“老板在本周一已经将总部和门店关闭,贴上了告示,目前公司高层也不清楚老板的打算,因为所有的决策都由老板一人定夺,因此关于公司的发展问题无法回应。”

  值得注意的是,一指遥还陷入了商业纠纷之中。天眼查资料显示,从2019年12月至2020年6月,一指遥与北京千岁宝商贸有限公司、北京美怡行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产生了数起买卖合同纠纷。其中,与北京千岁宝商贸有限公司的纠纷案件达到3起。

  其实,2015年诞生的一指遥也曾享受过跨境电商政策宽松时的红利。APEC电子商务工商联盟专家、对外经贸大学教授王健回忆称,从2016年开始到2018年,政策的推出以及关税的下降,使跨境电商进口市场形成了一个爆发期。“在这之前,产品比较单一,线下渠道占据大多数,所以被主流品牌和厂商控制,但互联网一下子为消费者开辟了更宽广的渠道,消费者可以比对进口商品,因此市场突然就热起来了。”

  然而,伴随着国际物流体系逐步完善、跨境政策红利不断释放、进口产品信息实现对称等等,企业的争相进入既推动了进口消费市场的成熟,更是加剧了行业的聚合与淘汰。

  2019年,电商巨头开始整合跨境资源,无论是阿里收购网易考拉,还是京东的进口业务海囤全球更名京东国际,均是在利用平台现有的渠道、资金、物流等优势迅速占领市场。

  另一方面,一指遥的实体门店也面临尴尬。从其选址来看,大型体验店超市往往位于区域或商圈商场,而在当下的大型商场里,专业的母婴集合店、进口美妆店、进口超市越来越多元化。

  以王府井门店为例,一公里区域内,母婴集合店有丽家宝贝、乐友等专业集合店;美妆集合店有屈臣氏、丝芙兰等集合店,以及各大品牌专柜。

  “当跨境消费的线上渠道充分铺开后,线下进口商品门店优势被弱化,同时,在疫情影响下,人们的消费变得谨慎,国际物流成本与时效难以预估,而大平台以商品规模优势与国外厂商签订协议建立稳固渠道,这对中小企业将产生不小压力。”王健说道。

(责编:李都也(实习生)、李栋)

文章标题: 停摆前一月 一指遥依然在卖储值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