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游戏版号交易:一个版号30万 假协议逃避监管

8月1日,苹果应用商店中国区下架了超过3万款应用,其中游戏类应用接近2.7万款。至此,流传已久的苹果将下架无版号游戏一事终于落地,其执行力度甚至超过了业内预期。

苹果应用商店对版号要求的提高,无疑提升了游戏行业的运营门槛,在版号审批严格的背景下,游戏版号成为了市场稀缺资源。证券时报记者调查发现,目前游戏行业存在大量买卖、挂靠版号的行为。

3万款无版号游戏下架

来自多个数据平台的信息显示,自8月以来,苹果应用商店中国区的应用下架数量明显增长。如8月1日,苹果应用商店中国区下架应用多达31388款,其中游戏类应用达26961款;8月4日再度下架了5589款游戏应用,两天里合计下架的游戏应用超过3万款。

此次下架的游戏应用多数为免费应用,但含有内购项目,其中休闲益智类游戏比重最大,如8月1日下架的2.7万款游戏中,休闲益智类游戏接近1万款。被下架产品包括部分市场表现较好的游戏。据证券时报记者统计,近日下架的产品中,有5款游戏应用曾经进入下载榜前100名。

在同一时期,苹果应用商店在日本、美国、韩国等地均未发生大规模下架现象。记者向多名业内人士求证得知,此次下架游戏应用与上半年苹果发布的审核政策有关。

今年上半年,一直对游戏版号要求不严的苹果对应用上传后审核规定进行修改,要求游戏企业在今年6月30日之前,提交在中国大陆发布的付费游戏或可提供App内购项目游戏的批准文号。

该规定发布后,业内虽然屡传苹果将下架无版号游戏的消息,但大规模的下架一直没有发生。实际上,直到此次大量游戏应用被集中下架前,仍有不少从业者认为,苹果只会要求新上架游戏提供版号,但不会下架大量已上线的无版号游戏。

记者注意到,部分被下架产品直到7月底甚至8月初还发布了最新版本,而新版本上架后不久便被下架,显然此次下架的力度和范围都超出了游戏企业预期。

揭秘版号买卖

早在此次集中下架之前,国内各大安卓应用商店已要求游戏上架前提交版号。而苹果应用商店此次下架无版号游戏,意味着无版号游戏直接在主流应用商店上架的途径已被封堵。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无版号游戏将彻底从国内游戏市场消失。记者了解到,目前市场上存在不少从事版号买卖业务的中介机构,许多无版号游戏,通过买版号、套用版号等方式违规上线运营。

“现在申请版号整个流程大概要6~8个月,时间比较长,而且不一定能申请下来。我们可以直接帮你找一个‘授权’,就是别的公司申请下来的版号,直接‘授权’给你使用。”北京某版号中介机构业务人员小简(化名)对记者表示。

“授权费用会根据游戏名称决定,永久授权费用大约30万~40万元。卖家会给你提供软件著作权证书、版号文件以及相关批复,如果想买短期的授权可以给你扫描件,如果是想买断版号可以给你原件,拿着这些资料就可以正常在应用商店上架了。”小简介绍。

由于游戏名称要与软件著作权、版号信息匹配,因此,购买版号的企业,其游戏产品的名称要和所购买的版号游戏名称一致。“人家申请下来的版号,你是套版号使用,肯定要顶着别人的名字用啊,不能叫自己的。”小简表示。

市场上出售版号的游戏,名称往往难以与买方需求完全匹配,因此买方通常只能选择一款与自己产品名称最为接近的游戏,并购买其版号,中介机构也会提供多个名称以供挑选。

记者以寻找二次元游戏版号为名,委托中介机构寻找名称与二次元相匹配的版号,对方随后向记者推荐了3个正在出售版号的游戏名称。随后记者通过国家新闻出版署官网,找到了3款游戏的版号登记信息。

信息显示,3款游戏取得版号的时间最早为2017年5月,最晚为2019年2月。其中一款游戏的运营单位为南京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其名下拥有版号的游戏多达27款,获得版号的时间集中在2016年12月至2017年6月。

工商信息显示,该公司经营范围包括设计、制作、代理发布各类广告,利用信息网络经营游戏产品,游戏软件技术开发与技术推广等。记者发现,市场上已有多款游戏与该公司所获版号游戏名称一致,但运营方并非该公司,疑似为套用该公司版号产品。

自2018年以来,国内游戏版号审批趋严,每月下发版号数量有限,游戏版号违规买卖也逐渐活跃起来。在搜索引擎中输入“版号”、“版号授权”等关键词,便可找到大量从事版号买卖的中介机构。

游戏版号的买家主要是一些规模较小,资质不齐全,难以通过正规方式获取游戏版号的企业;而卖家大多是在几年前游戏版号审批宽松时获得的版号,目前没有实际运营游戏产品,通过出售闲置版号牟取利益。

监管部门加大查处力度

在我国现行游戏审批制度下,买卖游戏版号并顶替名称上架运营,绕过了监管审核,显然属于违规行为。不过,在中介机构参与下,买卖双方会通过其他方式使交易看上去合法合规。

“签协议一定不能涉及版号买卖,一定是游戏运营协议,或者授权协议,从渠道的角度来看,是你代理了他们的游戏,合同看上去肯定要合法合规才行。另外你们在应用商店上架的时候,最好不要用你们公司作为主体,以避免风险。”某中介机构表示。

对于是否担心监管部门检查以及应用商店审核等问题,有中介机构表示,“查不过来,大家都是这样操作的,平台也是知道的。”

“买卖版号在业内还是比较普遍的,因为套用版号肯定是不合法的,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所以交易肯定不是在明面上进行的,真正找中介机构交易的只是一部分。有些需要版号的人会绕过中介机构,直接在每个月公布的版号名单中联系获得版号的企业,达成交易。”有多年游戏版号申请经验的孙诺(化名)告诉记者。

孙诺介绍,目前市场上很多出售的版号是2018年以前获批的,这些版号大多数都曾经被短期出售、使用过,在应用商店、互联网上都留下过记录。“那时候获批的版号是很多,但是买卖的也很多。”

对于违规买卖版号的监管问题,孙诺介绍,目前查处套版号行为主要靠监管部门抽查,还有举报。“每款游戏都有竞品,如果对方知道竞品是套用的版号,肯定就会举报。”

监管层面,在今年举行的ChinaJoy期间,中宣部出版局副局长冯士新表示,今年上半年发现了近百款存在违规行为的游戏,涉及套取版号、扒皮套皮、非法运营等问题,目前,国家层面的事中事后监管系统已基本建成,下半年将进一步加强市场监管。

随着监管力度加大,未来违规买卖版号的行为或将得到遏制。

(责编:李都也(实习生)、李栋)

文章标题: 揭秘游戏版号交易:一个版号30万 假协议逃避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