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霍州:依法监督纠正一起故意伤害案

原标题:时隔六年,他终于被认定正当防卫

“谢谢你们为我洗去长达6年的犯罪嫌疑人身份,这些年来,这个事情一直困扰着我,不能正常工作和生活,这下我终于可以回归正常生活了。”8月3日,在山西省霍州市检察院,申诉人赵某眼含热泪地对检察官感慨道。

婚姻矛盾纠纷引发命案

2014年6月的一天傍晚,赵某与母亲、二哥,还有三个孩子正在家中吃饭,赵某二哥的小舅子宋某来到家中,因其姐姐与赵某二哥之间的婚姻矛盾纠纷与赵某的母亲和二哥发生争吵。

随后,宋某用事先准备好的剔骨刀先后捅伤赵某母亲颈部,赵某二哥颈部、背部、腹部。情急之下,赵某先将宋某的刀子打落在地,又将刀捡起朝宋某背部捅了一刀。

“整个打斗过程持续非常短,就在短短一分钟内,两个亲人受伤倒在血泊中,三个小孩子吓得哭成一片。”赵某回忆说。冷静下来后,赵某迅速拨打了110和120,将其二哥和母亲以及宋某送至医院,自己则向公安机关承认朝宋某背部捅了一刀的事实。

当晚,赵某二哥经抢救无效死亡。赵某母亲的损伤程度经鉴定为轻伤一级,宋某的损伤程度为重伤二级。赵某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于2014年7月提请霍州市检察院批准逮捕。霍州市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决定不批准逮捕,公安机关对赵某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经过补充侦查,2015年6月,该院再次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决定不批准逮捕,公安机关对赵某解除了取保候审。

此后,该案一直滞留在侦查阶段。而宋某因犯故意杀人罪,被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宋某的家人一直认为宋某是在逃跑时被赵某朝背部捅了一刀,对赵某心存怨恨。赵某则认为当时不法侵害正在进行中,其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不该顶上故意伤害犯罪嫌疑人的帽子。

释法说理化解社会矛盾

今年5月,赵某向霍州市检察院提出申诉,该案再次被“唤醒”。赵某的申诉理由有两个,一是认为他的行为构成正当防卫;二是该案滞留在侦查阶段久拖未决,给他的工作生活带来严重影响。

霍州市检察院检察长权建威亲自接访,仔细倾听了赵某讲述案发经过,听取其诉求,了解矛盾化解情况,并对案件关键事实进行核实。随后,霍州市检察院在上级检察机关的指导下迅速组成专门办案团队,一方面全面调取宋某故意杀人案和赵某涉嫌故意伤害案的案卷材料,向当事人反复核实案发经过,并去案发现场实地勘查,分析是否具有防卫的紧迫性和必要性;另一方面多次走访双方当事人,听取双方意见,进行释法说理。同时,为了保障双方家属的诉讼权利,霍州市检察院建议双方都向律师寻求专业的法律帮助。

“对于案件的发生我很痛心,我们是亲戚,我的女儿还有一双儿女,赵某对这两个孩子也照顾多年,我们一家人对赵某捅伤我儿子的行为表示谅解。”经过各方努力,宋某父亲原谅了赵某,最终促成了双方矛盾的化解。

公开听证认定正当防卫

今年7月,霍州市检察院针对赵某正当防卫刑事申诉案举行公开听证,9位与本案没有利害关系的霍州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市政府法律专家、律师、乡镇代表、人民监督员作为听证员参与听证。

“按照公开听证的相关要求,听证员名单确定后,我们及时印发了案件材料送达各位听证员,全面客观地向他们介绍了案件情况和相关法律规定,并附有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的第十二批关于正当防卫的指导性案例,帮助听证员履行职责。”办案检察官成晓林介绍。

“看着我妈和二哥被刺杀,当时现场还有三个孩子,如果我不制止会造成更加严重的后果。我整个防卫过程是在极短时间内发生,完全是本能反应,不是我主观故意的。”赵某在听证会上陈述道。

9名听证员围绕“不法侵害行为是否已经结束”“案件发生的时间、空间环境”“防卫人是否具有防卫的紧迫性、必要性”等,向原案侦查人员、申诉人进行提问。最终,听证员经过认真细致的评议,一致认为赵某的行为符合正当防卫的构成要件。

“本案如果能得到妥善处理,对于修复两个家庭的关系,化解社会矛盾,具有重要意义。”7月31日,霍州市检察院召开检委会,一致同意对赵某的行为定性为正当防卫,并决定通知公安机关予以撤案处理。同时,以书面形式答复申诉人案件处理结果。8月4日,公安机关正式决定撤案。

临汾市检察院检察长马红彬介绍,近两年,全国多起涉及正当防卫的案件成为舆论焦点。霍州市检察院面对申诉人提出的诉求,多次走访案件当事人,努力化解矛盾,通过公开听证认真听取人民群众的意见,最终依法监督公安机关作撤案处理,定性为正当防卫。在办案环节引领、重塑正当防卫理念,体现了新时代检察官的法治自信。(梁高峰 李忠祥 侯伟芳)

(责编:刘霞(实习生)、孝金波)

文章标题: 山西霍州:依法监督纠正一起故意伤害案